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快穿之妈妈救救我 > 第444章金凤凰是个肥宅 27

第444章金凤凰是个肥宅 27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李晓凡身上黑气溃散,他的双手赤红,像是按在了烧红的烙铁上一般,冒着阵阵黑烟。
  
  看到他满脸痛苦,双手都在抽搐,小白忍不住靠近,“小凡,你没事吧?”
  
  李晓凡挥手远离他,面色痛苦而狰狞,“你不要靠过来,那股奇怪的能量还没有散!”
  
  小白捏着自己略有些长的头发,飘到姜如身边,目光期待地投向她:“大婶儿,小凡他不会有事吧?”
  
  李晓凡是他有意识以来,除了姜如以外唯二接触的人。
  
  虽然才认识没多久,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心。
  
  姜如摸了摸他的头,“没事儿,他只是被那孩子身上开光的玉佛给伤到了。等他手上的能量消散了就好。”
  
  小白点了点头,仍旧有些担心。
  
  不过就像姜如所说的,没一会儿李小凡就恢复了,要不是他手上还有红色的痕迹,根本看不出来他被伤到了。
  
  “大佬,你好狠的心呀,竟然都不帮我。”李晓凡龇牙咧嘴地抱怨道。
  
  姜如心道:我就会画个平安符,能帮你啥?
  
  不过她脸上却一派镇定,“吃到教训了?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能见鬼的人不成?”
  
  “可是我之前都没见到过。”李晓凡撇了撇嘴。
  
  姜如说:“你当然没有看到过。你活着的时候没钱没势,自然很难见到那些玄门之人。
  
  你死了之后也没化身成厉鬼,害死多少人命,也没人出钱去度化你,那也就不会有玄门之人没事去灭了你或者超度你。”
  
  “这么现实的吗?”李晓凡感觉三观有些破裂。
  
  “这是自然,天下间熙熙攘攘无非为利一字,玄门的手段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使用的,没有利益他们怎么会出手呢?”姜如笑了笑。
  
  所以,她怀疑于境之所以死后化鬼,绝非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  
  因为大多数人,死了以后都会直接投胎转世,而不是化作鬼魂驻足人间。
  
  “那大佬你为什么会帮我?”李晓凡有些好奇,“难道我身上有什么是你想得到的?”
  
  “你觉得你自己有什么是我想要的?”姜如满脸无语,甚至有些嫌弃。
  
  也许是做妈妈做多了,见到他这么惨便有些心软,再加上恰好遇到了,才想要顺手帮一帮他。
  
  “大佬,你竟然嫌弃我!”李晓凡故作哭哭啼啼的样子,双手一边揉眼睛一边偷看姜如。
  
  “别装了,你家到了。”姜如无语道。
  
  这孩子是近乡情怯,故意作怪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吗?
  
  果然,李晓凡听到到了,浑身一僵,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  
  “怎么?你不是早就想回来看看吗?现在到了,你怎么反倒不说话了?”姜如打趣道。
  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李晓凡语无伦次地搓着双手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“大佬?你们不上去吗?就我一个人去?”
  
  “你觉得可能吗?你又不能离开我十米远。”姜如抬手略略点了点前方,“你难道没看到前面那两人?”
  
  “前面?两人?”李晓凡呆呆地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。
  
  这一看,他便呆住了。
  
  “爸?妈?”
  
  这还是他的爸爸妈妈吗?
  
  他分明记得,爸爸虽然年纪大了,却老当益壮,把头发染得乌黑锃亮,平时穿个t恤牛仔裤,走出去跟他像个兄弟似的。
  
  妈妈和爸爸一样,头发也染了色,有时候是深深的酒红色,有时候是深蓝色,可爱的套头娃娃衫加上背带裤,再戴一个远远的鸭舌帽,远远看去跟个大学生似的。
  
  可是如今……
  
  李晓凡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。
  
  又不是大佬提醒,我竟然都认不出来了。
  
  我的爸爸妈妈的头发竟然都变成了白色。这才大半年不见,他们就仿佛老了二三十岁。
  
  爸爸眉间皱纹深陷,眼角的鱼尾纹如同蛛网一般,嘴角的法令纹更是明显,以前的老男孩变成了现在这个辛辛苦苦的老农民形象。
  
  妈妈饱满的脸庞凹陷下去,颧骨凸出,眼眶深陷,双目无神,头发乱糟糟的,如同一个行尸走肉。
  
  “爸!妈!”李晓凡扑了过去。
  
  姜如比他的动作更快,一把拉住了他。
  
  “你放开!你放开我!啊!”
  
  “你冷静一些!”姜如一巴掌呼了过去,然后低声说道:“你现在是鬼!你那双亲的生命力如同风烛残年,你扑上去就是要他们的命!”
  
  李晓凡呆住了,他讷讷地看着姜如。
  
  “对啊,我死了,我死了,我死了!我就算过去,他们也看不到我!我是个鬼!啊!我是个鬼!
  
  我不但帮不了他们,还会害了他们!我好没用!我好没用!
  
  为什么我不更小心一些?为什么我要在那个时候去买东西?我要是不去买东西!就不会被车撞了!就不会死了!就能够陪着他们了!
  
  啊!我为什么要出去!我那天就不该出门!妈妈明明都说了,她做了不好的梦,让我出门小心些!
  
  为什么我那么不小心?为什么我不听她的?我甚至还笑话她封建迷信!啊——”
  
  李晓凡抱着头,痛苦地蹲着。
  
  他好后悔,好后悔。
  
  如果当时不出门就好了……
  
  以前他只觉得有些愧疚,没办法给爸爸妈妈养老。
  
  可是看到爸爸妈妈这样走路都需要互相搀扶,他才真正地意识到,他的离去对他们究竟有多大的伤害。
  
  李晓凡的嘶吼声引起了周围的变化,一阵阵风平地而起,仿佛在呼应着他心中的难过和痛苦。
  
  “小凡!”李晓凡的母亲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存在,突然大叫一声,左顾右盼起来。
  
  “小凡!小凡!我的小凡!你在哪儿?你是不是又在跟妈妈捉迷藏?
  
  你这个坏孩子?不要躲了好不好?小凡!你快出来啊!妈妈好担心啊……你再不出来,妈妈就走了,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咯~”
  
  李晓凡的父亲见到妻子匆匆忙忙的样子,顿时满脸痛苦。
  
  他抹了抹眼睛,却发现自己已经流不出一滴眼泪。
  
  他的眼泪早就在儿子死了妻子疯了的时候就已经流干了。
  
  李父拉着妻子的手,轻柔地安抚着,“老婆乖,我们先回家去好不好?小凡已经自己回家去了,回家去等他好不好?”
  
  李母不开心地甩开他的手,嘟着嘴歪着头说:“才不是呢,小凡在跟我玩捉迷藏~他想要吓我~哼!没门儿,我才不会被他吓到呢!”
  
  不过说是这么说,她却不断地拉着路过的人问道:“你有没有看到我儿子小凡呀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